首页 > 知识问答 >新闻内容

相关推荐

租客网最大化满足租赁双方的供求,促进租房市场的稳定发展!

最近在北上广深出租房子的房东们可能会明显感觉到自家的房子不好租,很多房东抱着“涨一涨”的心态调整了价格,结果房子根本无人问津,调整到正常水平后,才会有零星的中介带着租客来看房,直到把房租降低一些,才有租客表现出愿意议价的态度,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据统计,25个城市中还有14个城市租金出现环比下降。其中,北上广深租金分别环比下滑0.70%、2.30%、3.60%和2.50%。相比于去年房屋租赁市场的火爆,今年的租房市场则显得冷静许多,原因在于2018年各大核心城市的租金普涨,重要推手就是长租公寓之间爆发的抢房大战,长租公寓在资本的推动下,为了快速抢占市场,不惜高价争夺房源。比如,一开始3000的租金,经过多方几轮争抢,分分钟就被长租公寓加价到5000-6000,拿到房源后经过改造隔间,再将他们推高的房价转移到租客身上,租房毕竟是刚需,你不租有别人租,公寓不愁租不出去。根据去年8月份的数据显示,全国房租同比涨幅最高的城市上涨幅度竟然高达70%,从租金绝对值来看,北京、深圳、上海,分别位列前三,北京的平均租金更是接近100元/月/平方米。并且这种情况是在经济增速、人均收入增速不相匹配的情况下发生的。正当抢房大战、租金贷等乱象愈演愈烈时,政府及时出手调控,约谈各企业负责人,遏制了租金快速上涨。深圳某位房东表示,“去年,我都不用亲自和他们联系,就等着看哪家最后出家高就行了,但是今年不一样了,有些中介觉得贵,直接就没有声音了。”出现的“租金下调”现象一方面使得房东的房源空置期加长,尤其是针对那些不愿意在原本租金的基础上进行下调的房东,从而导致了更大的经济损失;另一方面是针对租客而言是一个利好的消息,尤其是针对即将毕业的大学生而言,经济能力相对较弱,可支配收入不稳定,更需要相对宽松的租房经济环境。如何在供需双方中保持良好的平衡点,在维护市场稳定的同时使双方的需求得到最大化满足?为此,年轻租客群体的聚集地——租客网始终致力于为广大租客和房东提供优质服务。租客网提供的“线上实时看房”的服务,免除房东“租客看一次房,就要请假回家开门”的窘境,也帮助房东解决了“房屋钥匙托管”的问题,进而加快租房成交率,减少空置期所带来的巨大的经济损失。这项服务对于租客而言也大有好处,既解决了下班之后还要拖着疲惫的身躯东奔西跑看房的烦恼,也可以邀请朋友家人帮忙一起参考,给出更多建议,还能在白天和晚上等不同时间段查看房屋的采光情况,选择心仪的房源之后,就可直接联系工作人员实地看房,节省大量时间,还能多重选择、多样比较。租客网提供的每项服务都站在租客和房东的多重角度考虑,只有同时最大化满足双方需求,才能更好促进租房市场的稳定发展

2020年09月08日 10:27

Google搜索原理及工作方式

Google是一个全自动搜索引擎,它会使用名为“网页抓取工具”的软件定期探索网络,以查找可向Google索引中添加的网站。实际上,Google搜索结果中收录的大多数网站都不是手动提交的,而是我们的网页抓取工具在探索网络时找到并自动添加的。Google搜索的工作流程主要分为三个阶段:1,抓取:Google会使用名为“抓取工具”的自动程序搜索网络,以查找新网页或更新后的网页。Google会将这些网页地址(或网页网址)存储在一个大列表中,以便日后查看。我们会通过许多不同的方法查找网页,但主要方法是跟踪我们已知的网页中的链接。2,编入索引:Google会访问它通过抓取得知的网页,并会尝试分析每个网页的主题。Google会分析网页中的内容、图片和视频文件,以尝试了解网页的主题。此类信息会被存储在Google索引中,Google索引是一个存储在很多很多海量服务器计算机中的巨大数据库。3,呈现搜索结果:当用户执行Google搜索时,Google会尝试确定最优质的搜索结果。“最佳”结果取决于许多因素,包括用户的位置、语言、设备(桌面设备或手机)以及先前用过的查询。例如,如果用户搜索“自行车维修店”,Google向用户显示出符合你当前语言位置相关的答案,可能每个国家显示的答案会有所不同。Google不会通过收取费用来提高网页排名,网页排名是完全依靠算法完成的。

2020年04月28日 01:29

小鹏汽车回应特斯拉:嘴上不感冒,行动在霸凌

4月25日,雷锋网获悉,前特斯拉员工、现小鹏汽车员工曹光植窃取特斯拉自动驾驶系统Autopilot的源代码一事有了最近的进展。据Bloomberg报道称:特斯拉要求法官对小鹏汽车施加压力,迫使其披露自动驾驶源代码,并上交硬盘中相关信息的法证图像,特斯拉甚至想让曹博士亲自站出来接受采访。特斯拉在证词上如此声称:"特斯拉,作为电动汽车和自动驾驶技术世界领导者,对小鹏汽车开发的任何技术毫不感兴趣,任何真正的机密信息只用于保护令下,仅指定律师能看到。”在小鹏的正式声明中表示,过去一年里小鹏汽车不隐瞒任何东西,一直努力协助该案调查。但至今没有任何证据显示小鹏汽车存在滥用特斯拉商业机密或其他不当行为。新智驾摘取了声明中的一些核心信息:1、小鹏汽车并非该案当事人(新智驾注:被告是曹光植)。一年多来小鹏向该案提供了大量协助,并主动提供了曹光植工作电脑的电子备份。此外小鹏汽车也允许特斯拉在法院的保护令下,接触截止2019年3月21日(即曹光植被特斯拉起诉之日)公司的源代码存储库以进行取证。3、从获悉该讼案件之日起,小鹏汽车就聘请了专业第三方机构进行法律调查取证。目前尚没有证据证明,任何特斯拉的源代码、商业机密或受保护的机密信息传到小鹏汽车公司及其系统。4、小鹏汽车在自动驾驶进行的全闭环自主研发成果已经在小鹏G3和P7上体现,且形成了一套完整的、具有差异化的自动驾驶技术体系。据悉,关于此次诉讼的听证会将于下个月在旧金山联邦法庭进行。曹光植一案来龙去脉作为自动驾驶领域的一大案,新智驾一直在保持高度关注。根据公开信息的披露,新智驾尝试还原这起自动驾驶诉讼案件的关键节点与双方分歧。这次纠纷的核心对象,是特斯拉的高级辅助驾驶Autopilot系统,同时这也是特斯拉自动驾驶技术的核心所在。新智驾整理了小鹏汽车的自动驾驶研发线和被告曹光植在特斯拉起诉的行为轨迹:2015年12月,小鹏汽车首款量产上市车型的XPliot2.5自动驾驶辅助系统研发方案确定。2017年4月24日正式入职特斯拉,工作期间主要担任“计算机视觉科学家”的职务。(这里双方并不存在时间线交集)2017年12月,XPliot3.0辅助驾驶系统研发方案确定。2018年12期间,曹光植返回国内,前往小鹏汽车总部面试并收到书面录用通知。(这里双方并不存在时间线交集)2018年12月28日-2019年1月3日,曹将特斯拉提供的工作电脑与其iCloud账户切断,并反复登陆特斯拉安全网络,删除其浏览历史期间删除超过12万个文件;同时于3日宣布辞职。2019年1月4日,曹入职小鹏汽车,成为汽车的“感知团队负责人”,主要负责“开发和交付用于生产汽车的自动驾驶技术”。两个月后,2019年3月特斯拉在美国起诉曹窃取自动驾驶商业机密。之后,在2019年7月的答辩状中,曹承认曾在2018年底向个人iCloud账户上传了包含Autopilot源代码的zip文件;但否认窃密,并表示没有将任何特斯拉自动驾驶相关商业机密转移至小鹏汽车,也没有为了新雇主的利益使用这些材料。所以,曹上传特斯拉Autopilot源代码至个人账户一事已经确凿无疑。但案件的纠纷在于,曹有没有向新雇主小鹏汽车提供这些材料,以及小鹏汽车有没有私下接触过这些材料。尽管不是被告,但小鹏汽车在2019年3月22日获知曹被起诉之后,就立刻接管了曹的工作设备作证据保全,并展开第三方发证调查,结果显示没有任何特斯拉的信息被转移到小鹏汽车的系统中。但,特斯拉拒绝相信小鹏汽车的说辞。在2019年11月与2020年1月,特斯拉曾两次向小鹏汽车发送法院传票,要求出示跟多的资料以便调查。而新智驾也在一份小鹏汽车撤销或申请保护令及MPA的动议文件中,了解更多双方存在分歧的内容。新智驾也对文件中的内容做了重点摘取。1、立案至今已经一年有余,虽然曹承认了特斯拉的部分指控,但小鹏汽车表示,特斯拉实际上并没有指控小鹏汽车有任何不当行为,也从未针对曹或小鹏汽车寻求任何临时或初步的禁令。2、在过去的一年里,小鹏汽车向特斯拉提供了广泛的信息,没有任何迹象显示小鹏汽车有任何不当行为。2019年8月12日,小鹏汽车提供了和曹的微信信息,以及曹与同事之间的电子邮件。小鹏汽车自愿向特斯拉出示了12,257页文件、曹的小鹏汽车笔记本电脑的法证图像。在特斯拉向小鹏汽车发出2019年11月的第一张传票之后,小鹏汽车总共制作了6,333页文件作为回应。3、2020年1月17日,特斯拉向小鹏汽车发出了第二份传票文件,双方达成了传票上16项请求中的10项协议,但仍存在分歧。其中最大的分歧在于:特斯拉要求小鹏汽车提供从2018年11月1日起为其自动驾驶汽车技术起草、测试或使用的"所有源代码"(即曹加入小鹏汽车、甚至开始与小鹏汽车面谈之前),包括所有修订、修复和更新。但小鹏汽车表示异议:“特斯拉没有任何基础直接审查小鹏汽车源代码。小鹏汽车的源代码高度保密,对小鹏汽车的业务至关重要。它是小鹏汽车自动驾驶车辆运营的核心,大量资源已用于创建该源代码,平均有70名工程师在两年多的时间里就这些代码进行了大量工作,至少花费了数千万美元来创建、维护和改进。它对小鹏汽车的价值是不可估量的。小鹏汽车始终将其视为高度机密,并且仅仅向必须使用它的员工提供。这根本不是公司会与任何第三方分享的东西,更不会向竞争对手提供。”小鹏汽车还指出,曹被提起诉后,就被小鹏汽车行政停职,进一步通知之前不得使用或触及任何小鹏汽车的相关账户/系统,同时也没收其个人和工作电子设备,剥夺了其访问小鹏汽车系统的所有权限。因此特斯拉的这个诉求不合理。但为了配合调查,小鹏汽车建议只出示曹从2019年1月14日开始工作期间小鹏汽车的源代码提交、修订和编辑的记录。到2019年3月21日,是其被停职前有权访问小鹏汽车源代码存储库系统的最后一天,并且无法访问小鹏汽车的系统。但特斯拉拒绝了这一建议,它认为,源代码信息"可能"已通过被摧毁的U盘(存有特斯拉资料)引入小鹏汽车。但没有证据表明,曹引入小鹏汽车的与此前被摧毁的U盘是同一个USB。小鹏汽车表示此前购买了多个相同的USB供工程师在工作时使用。此外,特斯拉还寻求小鹏汽车与2018年初针对张小浪提起的刑事案件相关的所有文件。特斯拉认为:张以前在苹果加州工作,使用类似的方法,挪用雇主的自动驾驶商业机密,并加入了小鹏汽车。这两种情况的相似性越大,两个案子纯属巧合的可能性就越小,而且更有可能是有计划、协调和蓄意安排的结果。但特斯拉的律师也承认,没有任何信息、任何事实或证据表明,张事件与本案的指控有任何关系或联系。总地来看,双方各执一词。特斯拉希望超越对曹的设备和工作产品的审查,并获得所有小鹏汽车高度敏感的源代码;同时和许多其他小鹏汽车员工工作电脑的完整取证图像。但小鹏汽车表示,已经反复和广泛地遵守特斯拉的合理取证要求,包括数千页曹与小鹏汽车的通信文件。然而,“"证明负面"并这不是小鹏汽车的责任或义务,而特斯拉继续无限度抛出新的无理由的、对曹博士(和小鹏汽车)做潜在责任推测的理论和假设。”无论如何,现阶段尚没有曹或小鹏汽车有任何不当行为的证据。至于双方会如何僵持胶着,新智驾会持续跟进。自动驾驶路线差异图无论特斯拉还是小鹏汽车,双方都表现出了对自动驾驶技术的极大重视。特斯拉Model3的热卖也佐证了辅助驾驶对于汽车销量的吸引力。作为国内新造车的第一梯队小鹏汽车也确实在努力地打造自己的自动驾驶系统,甚至不惜重金地投入,打造自己的视觉感知团队,建立端到端的闭环研发体系。从Model3和G3以及P7的传感器配置上来看:小鹏G3搭载12个超声波雷达、5个高清摄像头、3个毫米波雷达。小鹏P7搭载12个超声波传感器、5个高精度博世第五代毫米波雷达、13个自动驾驶摄像头、1个车内摄像头、高精度地图、高精度定位;还搭载了英伟达DRIVEXavier计算单元。特斯拉的配置则是8个摄像头,1个前毫米波雷达,12个超声波雷达。双方的传感器配置并不一样。在泊车方面,小鹏保留了泊车环视摄像头,给予超声波雷达和视觉融合来进行泊车识别,这对于国内场景来说非常重要。但特斯拉就没有配置环视摄像头。另一点是,在整个自动驾驶方案中,冗余环节是非常必须的。小鹏保留了供应商的冗余L2方案,全车有两套相对独立的传感器和控制系统。而特斯拉并没有冗余方案。在处理器环节,小鹏汽车采用的是英伟达和英飞凌的双处理器,分别负责来自XP和博世的传感器的感知处理,互为冗余。特斯拉则是采用自研的FSD处理器,实现对Autopilot的感知处理。从全局定位来看,小鹏汽车走的是高精度地图+IMU融合方案来实现1米以内的全局定位,具有国内的本土化特色。而特斯拉则是没有采用高精度地图。在小鹏看来,自建感知团队是掌握本土化场景的必要条件,而本土化之于小鹏无比的重要。自动驾驶产品总监黄鑫曾对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新智驾说:“我们天天都在思考本土场景,这实在是太重要的,无论从体验的角度,还是从安全的角度,本土化都无比重要。”

2020年04月26日 14:14